医患之间的“桥梁工程师”——可柔可刚的莫长风

更新时间:2018-08-31        阅读量:          关键词:

“长风,明天三楼十一床的阿姨要出院了,出院小结翻译出来了吗?”

“已经翻译好了,放到全院共享了,可以打印了。”

“长风,四楼七床菲律宾大叔的医疗保险单做出来了吗?他刚在问这个事情。”

“已经好了,我等会就去他的病房跟他详细讲解关于保险的相关问题。”

“肿瘤科五楼呼叫英语翻译莫长风,三床的阿姨有点问题想要向你咨询。”

“好的,收到,我马上上来。”

image.png

在护士站等待患者的长风

这个随传随到、忙忙碌碌的90后小姑娘正是广州现代医院翻译部的英语翻译莫长风,她是一个在工作上一丝不苟的翻译员,也是一个在工作之余热情爽朗的“女汉子”。和医生与患者谈病情时严肃认真的翻译,保证他们沟通无碍,建立起医患之前的沟通桥梁。但是私下与患者相处就像小女儿一样在母亲身边撒娇卖萌,逗患者开心,竭尽全力的让他们忘记病痛,自信抗癌。

image.png

在商务中心翻译病例小结的长风

长风,长风,或许长风的父母希望她像李白的《行路难》里面写的一样“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尽管成功的路上障碍重重,相信她总有一天会实现理想施展抱负。就像长风在广州现代医院工作一样,这里有来自国外多个国家的患者,不管是文化还是生活习惯等各方面的差异,都给他们翻译的工作增加了很大的难度。跟着医生查房的时候,不仅要在医生说出那些深涩难懂的病理之后,迅速的翻译给患者听,还要保证发音准确、语言精练,保证患者能听懂。因为很多患者说话带有方言口语,于是长风想出了很多办法,比如在自己空闲的时候去找患者和家属聊天,学习他们的语言发音。甚至跟着医生学习怎样用肢体语言表达病情。长风在广州现代医院工作快满5年了,她就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碰到问题就想办法解决,解决不了就寻求帮助,对待问题从来不会逃避或退缩,我想长风现在正在一步一步的朝着她父母的期望努力着,在不久的将来定会成功。

有时候看见这么忙碌的长风,我会问她,累吗?长风给出的回答让我相信她是热爱这份工作的:“不会累啊!我只是在做我本职工作,我们翻译部的兄弟姐妹都是这样做的,我是成年人,既然我在这个岗位上,就应该担起我该担的责任,况且,我很喜欢这份工作,当我看到我的责任病人身体渐渐的康复,我会很骄傲,感觉我自己能像医生一样去帮助病人,很有成就感。”

每个人在生活中都扮演着很多角色,是父母面前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是朋友面前推心置腹的老铁,是同事面前古灵精怪的开心果。而每个人眼中的长风也是不一样的。

患者眼中的莫长风:很漂亮,很爱笑,看着就让人喜欢,不管我有任何问题都很快帮我解决,并且非常迅速。对待工作很认真,完全没有年轻人的那种浮躁,让人感到很安心。

image.png

和医生一起与患者谈病情

同事眼中的莫长风:很逗,很二,很强大,在工作上长风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孩子,办事很牢靠让人放心。生活上就是一个很呆萌的女孩子,慢半拍的她总是闹很多笑话,成了我们翻译部的开心果。

 

image.png

去同事家里聚餐的翻译(长风左起第二个)

长风和她所在的整个翻译团队,是作为一家国际肿瘤医院不可缺少的核心部门之一。广州现代医院接受着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泰国、越南、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的外籍患者,而这个翻译团队就像桥梁工程师一样,建立起医生和患者之间的沟通桥梁。他们不仅随传随到,还帮患者和家属处理生活上的琐事,包括外出采购、游玩、逛街等等。

image.png

优雅大方的女翻译

image.png

翻译部的英语翻译

广州现代医院是一家美国JCI认证的肿瘤专科医院。而长风与他的团队也一直坚持着JCI“一切以患者为中心”的服务理念,将自己热情积极的一面展现给患者,让患者有一个无忧舒适的治疗过程。他们既充当了医生的角色也充当了护士的角色,医生谈病情、治疗、查房、写出院小结他们都有参与,护士换药、输液、护理他们也在场,甚至是机场接送机,患者外出他们都在场。患者在院治疗期间翻译就是患者的守护神。长风曾说过:“从患者要来医院的那一刻开始,他们这一辈子就是我们医院,我们翻译的责任了。即使出院很多年的患者,我们也要不定期的询问他们的身体状况,提醒他们来医院复查。”这么兢兢业业的翻译团队,不仅在工作期间对患者服务周到,甚至有时候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来帮助患者,陪伴他们。我想大概是因为心中有爱吧!有爱才会无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