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医生判刑只能活3-6个月,微创疗法给予肝癌患者新的希望

无意间发现肿块,动手术切除肝部肿瘤


image.png

  在2018年农历新年,年初四早上,谢先生摸到肚子上方有一个肿块,他知道那是肝的位置。他随即前往医院检查,在未出结果前,他预感结果不理想,因此当医生委婉地向他说明病情时,他请医生直接地告诉他结果,他表示能承受得住最坏的结果。医生告知,B超和MRI检查结果显示:他的肝生了一个恶性肿瘤,大小约10cm,确诊为肝癌。随后,医生建议他去癌症专科医院进行治疗。谢先生找了许多间癌症专科医院咨询,得到的答复都是动手术切除肿瘤,因此他接受了手术,切除了肝肿瘤,并谨遵医嘱按时按量吃药,定期去医院复查。

  术后一年肿瘤复发,被医生判刑:只能活 3-6个月

  一年后,2019年农历新年,一天早晨,谢先生吃东西时,有点犯恶心,呕吐,同月,出现左腿疼痛,同时摸到左腿盆骨附近长了一个肿瘤。医院检查结果表明,原来肝部癌细胞已经转移到左髂部,医生告知,他的寿命最多只有3-6个月,建议他做10次电疗。谢先生的家里人听到这个“判刑”很彷徨,四处询问更有效的治疗方法。当问到乡下一位朋友在中国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接受微创疗法治疗乳癌时,谢先生看到了希望,立即前往拜访这位朋友,了解情况。原来这位女士10年前患了乳癌,在本地做了化疗后,10年后复发,被医生判了死刑,后来四处寻找治疗,找到了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目前治疗和恢复效果很好。谢先生向这位朋友了解她在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治疗的具体情况,再三确认是否真的有这样有效的治癌方法,并了解到介入疗法、冷冻疗法等微创疗法、治疗过程以及预期效果等信息,了解清楚后,他便立即申请签证,订机票,决定飞往广州进行治疗。

  谢先生解释,“我在马来西亚暂时没有听说这样的治疗技术,一般在马来西亚,病人身体有肿瘤,医生会建议动手术切除。当我听说在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不用手术切除,而是针对肿瘤去做精准治疗时,我认为原理也应该是这样,针对肿瘤去直接解决问题,可以降低扩散几率,直接有效。我的太太起初担心我这么着急会上当受骗,但我在报纸上有看到微创技术的介绍和案例,再经过朋友的确认,我就放心了,同时我很清楚,肝的问题要及早解决,不然会很危险。”

  微创疗法给予癌患新的希望

  2019年4月谢先生来到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由于左腿长了10cm的肿瘤,影响了他的行动,他走起路来不平衡。入院后,MDT医生团队安排他做了验血,CT,结果发现,除了左髂骨转移,他的肺部和脾脏都有癌细胞转移。经过MDT团队共同会诊,最终给谢先生量身定制了一套治疗方案:介入疗法+冷冻疗法+微波消融疗法。

  据谢先生的主治医生介绍,介入疗法是在医学影像设备下进行的微创治疗,主要分为两大类,即血管性介入治疗和非血管性介入治疗。只要开一个1-2毫米的切口,不用开刀暴露病灶,在医学影像设备比如说CT的引导下进行穿刺,将特制的导管、导丝等精密器械引入到肿瘤部位,将抗肿瘤药物灌注到肿瘤内,以及对肿瘤本身和其供血动脉进行栓塞, 把供应肿瘤的血管“栓死”,使肿瘤失去血供从而“饿死”,同时栓塞剂可携带抗癌化疗药物进入肿瘤内,起到缓释和局部化疗作用。

  “做了第一次介入治疗之后,第二天明显地感觉到左腿肿瘤消了很多,我觉得很神奇,也很兴奋。做完第一次、第二次介入治疗后,我回到马来西亚,朋友们都说我和正常人没有区别,他们都惊讶地问我,别人做化疗,人很虚弱没有力气,你既没有脱发,也没有呕吐,在广州治疗效果不错!”谢先生开心地回忆道。


image.png

髋部的ct前后对比,治疗后髂骨肿瘤坏死消失


  “做介入治疗时,只是打了局部麻醉,因此我整个人的状态是清醒的。第一次治疗时,我有点紧张、害怕, 因为没经历过,但是医生很耐心,每一个操作都会向我说明,比如他将如何操作,我需要如何配合,会有什么感觉,这个步骤的目的是什么,他都会一一仔细说明。首先,医生给我的大腿打麻醉,紧接着,将特制的导管引入到肿瘤部位,将抗肿瘤药物通过导管注入到肿瘤内,同时对给肿瘤供血的动脉血管进行栓塞, 使肿瘤失去供血从而饿死。”谢先生详细地说明道。

  最近一次入院治疗,谢先生做了pet scan,报告出来显示:全身的肿瘤全部坏死了,没有复发迹象,验血报告AFP指数恢复正常。

  心怀感恩,感谢医生护士的照顾有加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的微创技术很先进,治疗很有效。我看到许多马来西亚的末期癌症患者,他们很痛苦,我很无奈,因此我回去会和他们说,广州这边还有好的机会,医生团队会针对病情,商量采取合适的方案,可以过来治疗。我自己本身的情况我也会和他们说明,让他们不要放弃希望。这边的医生团队有问必答,治疗结束回国后也会问候关心病人的情况,护士团队,护工阿姨特别的热心和尽责,用心照顾病人,帮助病人,我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来做治疗,他们都把我照顾得很好。”

  “很感谢吴清凯主任和林菁医生,感谢你们每次都很照顾我,我遇到困难和疑惑,你们很乐意帮忙和回答,在我回到马来西亚之后,问候关心我的情况和变化,我很感恩。”